0371-86636789

Tel-13949130813QQ-613112066

鄭州標志設計-logo設計-包裝設計-設計公司-畫冊設計-品牌設計-鄭州樹標文化傳播公司

資訊中心

翠翠say:“空巢青年”要怎樣生活?

你是or曾經是“空巢青年”嗎?這個新的群體命名進來廣為流傳,它主要指離開家鄉和父母、在大城市租房獨居的單身青年人。這個命名讓想起了“空巢老人”,但相比之下,“空巢青年”雖無不形單影只的落寞感,卻更帶有自主選擇的獨立性。對于獨居狀態中的年輕人來說,即便會時常感到孤單,卻絕不愿放棄自由和對生活的要求。
事實上,獨居人口的增多,已經成為眼下中國無法忽視的社會現象。人們還能和從前一樣將其視為性格孤僻、自甘墮落嗎?“空巢”二字是否有過度渲染某種悲情色彩的嫌疑?今天我們來聊聊一個人的生活。
在一二線城市,獨居青年很容易識別:二十到三十歲,大學以上學歷,在一線城市擁有一份收入夠溫飽、還算體面的白領工作,住十幾平米、月租三四千的一居室或群租房的隔間,除了上班以外,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度過的,室友是自己養的貓、狗或倉鼠。有人這樣形容這一群體的生活狀態:“無人與我立黃昏,無人問我粥可溫。”可謂貼切。
當獨居時代遇上互聯網時代
正是因為有了強大的互聯網,獨居者才不會真正的與世隔絕。這對于他們而言,簡直是一項福利。據調查,超過半數的獨居者都會沉迷于社交網絡。因為長期感覺不到置身于人群中間的親近感,他們會在面對自我時無所適從,而選擇社交網絡進行情感的交流和宣泄。
網絡上的交流和面對面交流如此不同,因為看不見對方的表情、聽不到對方的語氣、感覺不到對方的肢體語言,身陷網絡交流的人往往會產生很多誤解;我們市場誤將點贊當做受到關注或贊賞,誤將幾個字的回復當做真正的交流,網絡語言的畸變和表情文字的泛濫,更是讓我們隔著屏幕,如霧里看花。看似在說話,在交流,其實卻難以得到面對面交流的快感,更別說幸福感。
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疏遠了。原本可以落座家中,喝喝小酒,炒個小菜,互相調侃、互相寬慰,如今只剩下一個“摸摸頭”的夸張表情。原本能當面道歉,如今變成了一封言辭冰冷的郵件。原本能握手、擁抱、傾談、哭哭笑笑,如今簡化成拇指一起一落的單一動作。人們用表情包來獲得情感上的交流,感到自己正在和世界上的一切產生聯系,卻在關上手機、合上電腦的一剎那,發現自己依舊是自己。借助互聯網,朋友之間不必經常走動,家庭成員之間也用不著時常拜訪,我們的社交圈看似在無限擴張,實際上卻一直在縮小,最終演變成:除了自己,沒有人能真正關心和了解自己。當人們無法獲的關注,就開始轉向自戀,當這群習慣了通過自拍、曬食物、曬幸福、曬娃、曬寵物自我滿足的人,重新回歸到真實世界中的社交圈時,他們反而更加孤獨。這就造就了真正的孤獨——并非是獨處時的孤獨,而是稠人廣坐產生的孤獨—越走向人群,越感到孤獨難耐。
TAG:

設計創意

設計公司

上一篇:歐洲的藝術風情是從臺上往臺下看。
下一篇:經歷地震后,日本小學生把希望和笑臉還給世界

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